当前位置:首页 » 完结小说 » 男主角叫路向北的小说是什么名字

男主角叫路向北的小说是什么名字

发布时间: 2022-06-30 03:25:51

❶ 有一本小说女主角叫苏左,男主叫什么向北,这本小说叫什么名字

《寄读生的一号公馆》作者:原优

❷ 小说推荐,帮帮忙!!!!!!!!!

推荐《一念路向北》——男主:陆向北 女主:童一念

确实是我看过最好看现代小说、、很长很长、、最近被拍成电视剧了。


女主角是”富二代“…富家千金、、、男主角一开始是卧底、跟女主结婚了、后来身份揭露是国际刑警、、男主为了职责使得女主家破人亡、俩人离婚了、。

好不容易女主原谅了男主、、女主经历惨痛磨难、男主陪她、接着男主接到命令去太子港海地参加维和失踪、女主找他、这俩人经历了所有的生离死别最终才大团圆结局。。。里面很多情节都赚足眼泪、看完这本这么长的小说眼睛都肿了好几天。。。。。




男主参加维和前留给女主的遗书——


亲爱的陆太太:

原谅我在还没有向你求婚之时就叫你“陆太太”,我是真的很想还给你一个平凡少女的梦,从相识到恋爱,到求婚,缺一不少的给你,我曾幻想过无数次陪你谈一场浪漫的恋爱,然后像个傻男生一样在夜晚的海滩点满蜡烛,蜡烛拼成love的形状,恳求你嫁给我,可是,真的很抱歉,这个梦,拖了又拖,拖到现在,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这个机会实现它,我怕来不及了。如果我能活着回来,你将看不到这封信,而如果你收到了这封信,那我一定是不在了,所以,在这里叫你陆太太,你会原谅我吗?

对不起,陆太太。此时此刻,搜肠刮肚,我最想说的话,竟然全都是对不起。

我想,一个男人最大的责任就是给他心爱的女人安定幸福的生活,而我,却从来就没有给过你安宁。

陆太太,跟了我,真的委屈你了。从嫁给我那天开始,你的快乐生活就画上了句号,从此陷入动荡与不安。我让你担心,让你痛苦,把许多本不该你承受的委屈通通加诸在你身上,生离死别,家破人亡,你什么都经历过了,而今天,却还要再一次承受我的不守信用……

陆太太,这一次,我又失信了…… 我答应过你,等家里兰花开的时候,就来接你回家,可惜,我再也看不到家里的花儿了,我再一次欺骗了你,我总是在欺骗你对不对?

所以,不要为我这个骗子伤心落泪,我不值得,知道吗?

很抱歉,我走了,却把养育嘟嘟和瞳瞳这样艰巨的任务留给了你,你一个人,会很辛苦很辛苦。如果,有一个男人,愿意分担你这份苦,不要犹豫,让他和你一起。

虽然我总是说,我自己的老婆放在自己身边才放心,可是,老婆,这一次,我不能在你身边了……

老婆,还记得答应过我的事吗?不许学我皱眉头,那会很丑很丑;也不许再咬嘴唇,我会心痛……

老婆,不要让我在另一世界心痛,我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很美。

陆太太,老婆,小念念……

真想在这个时刻把你所有的名字都念一遍,可是,还有机会吗?也许要等到来生了吧。

小念念,如果有来生,我求上天让我再遇见你,还在那样的路口,那样的榕树下,你捧着蛋糕跑出来,撞在我自行车上。

可是,我一定不会再让我们错过十几年,我会带着这世的记忆,缠住你不放,陪着你成长,陪着你看卡通,陪着你恋爱,陪着你看电影,陪着你吃爆米花,牵着你的手走进婚姻的殿堂,用我生命里的每一天陪着你和孩子,再也没有惊心动魄,再也没有动荡不安,只有平平淡淡的生活,完成我们这一世不能完成的夙愿。

小念念,那时的你,还是穿着一条可爱的小公主裙吗?

我期待着。




【简介】

陆向北有什么了不起!?

不就是凭着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加上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狐狸笑把老爹迷得团团转吗?居然连公司副总裁的位置都给了他!这样也就罢了,昏了头的老爹为什么还要把她嫁给他?

她不要这样的老公,明明就是为了她家的钱和势才和她结婚;

她不要这样的老公,从结婚开始,就冷得像块冰,硬得像块石头;

她不要这样的老公,每天深更半夜不回家,她厌倦了等待和担心;

她不要这样的老公,哪怕他们在颠鸾倒凤,别的女人一个电话也可以把他叫走;

她不要这样的老公,包yǎng的情fù指着她鼻子骂她了,他却帮着别人;

她不要这样的老公,所以,将离婚协议书甩在他面前,“姓陆的,我受够了!我们离婚吧!”

有谁会知道,她和他结婚两年,明明执手同行,共枕同眠,心和心,却隔了天涯那么远?

如果一切可以重新来过,她可不可以回到那个盛夏,不去摘那田田荷叶中最美的荷花?那么,她就不会掉进池塘,更不会被他所救,以致从此和他执手,却天涯……



(片段一)

“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她盛怒之下挣开,顺手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在黑夜寂静的山顶响声分外清晰。

那清脆的一声响,有着震撼一切的力量,似乎,这一个耳光之后,万事万物都沉淀下来,只有他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借了星的璀璨之光,黑暗中,痛苦地凝视着她……懒

“我没有骗你。”他压抑地从喉咙里挤出这句话,苦痛地伸出手,想要拭去她脸上的泪,可是,手却只敢伸出去一半,便停在了空中,无名指上,他的婚戒在闪光,那光,如寒刃,割在人心口上……

她的心,被这寒刃割破,鲜淋淋地滴出血来,血腥味又重新点燃了她的愤怒之火,她盯着他,愤恨地咬牙,“陆向北!我真的佩服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到了如此功力!陆向北!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傻!你以为你在做什么我不知道吗?什么成为童家女婿是每一个渴望成功的男人不可错过的契机!你完全就是胡说八道!从头到尾,你跟我结婚都只是为了利用我!你所谓的兄长是怎么死的?你和莺莺又在干什么?是不是想利用童家报复贺家?我只是你们的一颗棋子对不对?对不对?!”

面对她声嘶力竭的喝问,他只是沉默,沉默而哀伤地望着她,她眼里除了恨和怨,在无其它……虫

那恨怨交织的目光亦如利刃,在他心上刻着同样深的伤口,他想靠近她,想用他的温暖让两人的伤口相贴,愈合,然而,此时的靠近,只会使伤口越来越深……

她的沉默让她感到绝望,绝望地哭喊,“是不是?你说话啊!为什么不回答我?!回答我啊!”

他微微闭了闭眼睛,深深呼吸,胸口左上角的疼痛随着呼吸一阵阵澎湃,“念念,不是。”

她忽然笑了,流着泪笑,笑得灰心而绝望,“陆向北!真有你的!你不承认?没关系!我心里明白,就如明白你的弥天大谎一样!陆向北,你曾在你哥的墓前指天发誓说你所言一切属实是不是?呵……那你告诉我,你哥墓前那四杯酒,一杯你的,一杯我的,另一杯是你哥的,还有一杯呢?是谁的?”

陆向北眼角微微跳动了一下,眼里有异样的光闪过,却没有说话……

她冷笑一声,继续道,“是如娇的是不是?你告诉我,如娇不是死了吗?她葬在哪里?为什么莺莺要和你哥合葬在一起?为什么?”

他脸上显然闪过一丝惊异,警觉的光芒在眼中一闪,“念念……”

“呵!现在紧张了?”她仰面笑着,流泪的脸上死灰一片,“陆向北,你曾和谁一起看过《两小无猜》的电影?致使你再也不敢踏进电影院?致使你不敢再看这部电影?你那句CAPOUPASCAP又是问的谁?”

她终于有一次,可以问得陆向北哑口无言;终于有一次,可以在陆向北眼中看到颓败的灰暗;终于有一次,可以将他的自信踩在脚下肆意嘲笑……

可是,她宁可没有这个机会,这个让她比人生中任何一个时候都痛彻心扉的机会……

陆向北,看到你这般模样,我比你更痛……你明白吗?她哀绝的眼神向他传达出这句话,眉目间却舒展出一个凄绝的笑,如夜风揉碎的花瓣,无助地凋零,“陆向北,莺莺就是如娇,对不对?”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那么小,那么嘶哑,这句话,是她极其不愿意说出口的……

她看见他的惊愕在眼中放大到极限,而后,他的瞳孔里,便是一片墨色的暗……

虽然,这是她已经明了的事实,可看着他不再辩驳,亲自承认,那种濒临崩溃的痛,还是让她的心无法负荷……

她捂住嘴,拼命摇头,眼泪如雨水一般洗刷着脸颊,末了,手扶在车门上,不住颤抖,泪水中,早已看不清他的容颜,整个山顶,只有她嘶哑的声音在质问,“陆向北!你为什么不否认?为什么不说不了呢?陆向北!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眼前哭成泪人的她,还有她一遍遍撕心裂肺的为什么,问得他心如针扎,脸上凉凉的,竟是他的泪,蜿蜒而下……

“对不起,念念……对不起……”他似乎,用尽了力气在说话,可是,他的声音却那么微弱,那么沙哑,沙哑得连他自己也听得不那么清楚……

她听着他沙哑的声音,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痛恨“对不起”这三个字,她一生亦从来没有这么悲痛地大哭过,急剧的抽气让她连呼吸都变得苦难,没说一句话都是上气不接下气,却仍是咬紧了牙关,一字一句,无比清晰,“陆向北,我恨你,更恨你对我说对不起!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说完,她打开车门,冲进了黑夜里。


(片段二)

从来,他都是风清雨淡的,无论有什么大事,在他那里都轻轻易易不着痕迹就化解掉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很想问他,却连问的机会都没有。因为陆向北完全失了控,好像房间中已经没有她这个人存在一样。

他喜欢健身,家里有一间房是健身房,他便把自己关在健身房里打沙袋。

即便关着房门,她都能听见拳脚打在沙袋上“砰砰砰”的巨响,起初,他还只是默默地打,后来,进入了状态,拳脚声中还多了他的吼声……

那一声声的吼叫,配合着充满愤怒的拳脚节奏,就像发怒的狮虎,在肆意挥洒着自己的仇恨……

她从来没有听过他这样吼过,他是那么云淡风轻的一个人啊……

她很想打开那扇门,冲上去问他,陆向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是你妻子,让我替你分担!我愿意为你分担!

可是,她感觉,真正隔着她和他的,却不是那扇门,另一扇无形的门,阻隔在他们之间,比这扇门更难打破……

她唯一能做的,只是坐在门边,静静地,流着泪,听着他的嘶吼,那一拳一脚,都好像打在了她心上,很疼,很疼……



门锁一响,她便跳了起来,直扑到门边。

果然是他!只会是他!他们家的指纹只录了他和她!

可是眼前的他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看起来极度疲惫,面色更是纸一般苍白,好像遭遇了一次重大打击,眉目间竟然满是沧桑的意味……

这样的他,让她的心狠狠一疼,立刻就扑进了他怀里,一日的等待和担忧化作泪水,漫进眼眶,她在他怀中低喃,“陆向北,你吓死我了!怎么样?有什么事?”

他却淡淡的,推开她,甚至没有看她一眼,拿起车钥匙就要外出。

他从来就没有推开过她,即便是他们之间关系没有得到改善的时候,他也只会主动抱她,从来就不会推开她的拥抱,而今,他居然这么冷漠,是为了什么?为了莺莺吗?因为莺莺死了,所以他这么难过吗?像经历过重创一样?

他对莺莺,并非全无感情吧?虽然她知道此刻不是吃醋的时候,但这个想法还是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

眼看他一言不发地就要出门,她忽然觉得憋闷,闷得呼吸时肺叶里都是痛的,她不顾一切冲上去,抱着他的后背,哭道,“陆向北!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到底怎么了?不要让我这么难受好吗?我是你老婆!是你老婆啊!”

他的脚步停了下来,却没有转身,嗓音有点嘶哑,“对不起念念,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巨大的无力感袭来,她的手臂变得如此的虚软,他轻轻一掰,就掰开了她的手,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

童一念呆呆地站在原地,双手还保持着环抱他的姿势,突然有一种想哭,却流不出眼泪的痛苦,原来,这种感觉就叫做欲哭无泪,竟是比痛哭流涕更难受,眼睛干涩得疼痛,心,更是干涸得裂开了口子……

“陆向北——”她对着空气大声呼喊,痛楚便从裂开的心里一丝丝冒出来,很快漫遍全身每一个细胞,连脚趾尖都是痛的。

忽的有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她不能让他就这么出去,刚才他那疲惫的样子,又真真实实受了刺激,不知车速会开到怎样的极限,那是极不安全的。

她忘了自己昨晚去找他的时候是如何的疯狂,那时的她就没想到那也是不安全的吗?


(片段三)

原来,她来的正是时候,第二天遗体马上就会运回国了,此时,空地上停着八位烈士的灵柩,那黑漆漆的沉重的颜色,让她心里犹如被猛烈一击,沉闷地渗出血来……懒

脚步如灌了铅一样,每抬一步,似乎都用尽她所有的力气……

一张一张照片看过去,最末尾的,是他……

目光触到他照片的那一瞬间,双眼立刻模糊了……

他在朝她笑,他依然在朝她笑啊……

那样的笑容,仿似很久很久以前,他挑起轻浮的眉眼,“陆太太”三个字便会从他若笑非笑的薄唇里张扬地吐出来……

她用力地揉着眼睛,揉去那些阻碍她视线的水雾,他的面容在眼前忽而清晰忽而模糊……

那咬着唇,把所有的痛都逼在胸口,却忽而想起他说的话,他的声音从记忆力蹦出来,在空气里鲜活地流淌:

“不要咬嘴唇,我会心痛……”

“不许学我皱眉,很丑……”

那样的声音,厚实温暖,仿佛还在昨天一样……

她于是,松开了唇,展开了眉,学着他照片上的样子,眉眼舒展,唇角上扬,只是,这样的微笑会比哭更难看吗?虫

“陆先生,你亲爱的陆太太来了……可是对不起,陆太太是真的笑不出来了……”她一步一步走近,脑海里全是他嬉皮笑脸叫着她“陆太太”的样子,自登机开始就凝在眸子里的泪,终于顺着脸颊蜿蜒而下……

陆先生,陆太太……

她从来没有觉得这两个称呼如此美好过……

以我之姓,冠之你名。

你说的,花开了,就来接我回家,现在,看见了没?花儿已经开了,所以,亲爱的陆先生,陆太太来接你回家了,我们,回家……

(片段四)

那一刻,如一道震雷破空劈下来,不仅仅把他的心震得粉碎,他整个人,他的肢体,他的躯干,都在这一刻彻底被震成粉末……

有短暂的瞬间,他只是张大了嘴瞪着她,一句话也说出来,心碎了,躯体碎了,世间万物也碎了……

而她,却依然往上攀爬,初时是抱着他的脚踝,而后艰难抱住他的小腿,再顺着小腿,终于爬上他膝盖,眼泪和鼻涕湿哒哒的,尽数滴在他裤子上,哀求的声音变得嘶哑,“给我好不好?求你给我……”

凝视着眼前这张扭曲的脸,他的灵魂终于回转,仍是无法相信,一把提起她的双肩,震天吼了一句,“给你什么?你说,给你什么!”

成真见状,走过来善意地提醒,“北哥,她好像……”

“住口!不许说!不准说——!”他的吼声震天响。难道他不知道吗?难道他看不懂听不出来吗?只是他不要听那两个丑恶的字眼!他不要那两个丑恶的字眼和他最美好的念念联系起来!她是他最美好的小精灵!是他梦里梦外翩翩起舞的碧色小蝴蝶!是他天空里最璀璨的星星!她怎么可能会和那种东西有瓜葛?!不!不会的!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他看错了!

他将她抱起来,放在大腿上,紧紧地抱进怀里,头埋进她颈间,呜咽声从她颈窝里传出来,“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这样?!告诉我,是我想错了!不是我想的那样!告诉我……”

可是,他的小精灵已经完全成了恶魔的奴隶,无法再给他任何安慰,反而因为他的桎梏而更加焦虑痛苦,只是想挣脱他的怀抱,只是想要一样东西……

她已经完全没有了理智,疯了一般在他怀里挣扎,然,她越挣扎,他抱得越紧,她挣不脱,得不到,快要被他抱得窒息,心魔的驱使,让她忘记了一切,她甚至忘了眼前这个人是谁,只觉得他是阻挡自己解决痛苦的障碍,而她唯一想要的就是挣脱他的桎梏,要她想要的东西……

于是,毫无办法的她,开始疯狂地咬他,打他的头,抓他的脸,既把这当成她发泄痛苦的方式,也把这当成摆脱他禁锢的途径……

然,无论她怎么打,怎么咬,他也舍不得放开手……

惊恐的,是站在一边的成真,亲眼看着她的指甲在他脸上抓出一道道血痕,亲眼看着她的手搭在他头部新缝的伤口,亲眼看着她咬他的手臂,正是他中枪的地方……

失了心的她,下手如此之重如此之狠,他所有包扎了纱布的地方,伤口应是全部崩裂,鲜血浸透了纱布,触目惊心地红……

还有,他被气瓶碎片击中的腿,因为抱着她坐在自己腿上,她奋力地挣扎,使得他腿上的伤口也重新开始流血,不仅渗透了纱布,还渗透了医院的病服裤子,一朵一朵的殷红晕染开来……

配合着这不忍一睹的画面,是他们的声音

,童一念竭斯底里的哭喊,和他的呜咽混合在一起,声声揪人心肺,成真立在一边,感觉自己的心肝肺全都扭在了一起……

他从来没有看到老大哭过啊……

无论是怎样九死一生的时刻,老大总是沉稳不乱,此刻,却在他眼前哭得像个孩子……

他不能让这情形再继续下去,走上前,拉住童一念的双臂,试图将她从他怀里扯出去,然,他刚刚触到,陆向北就一脚踹向他,抬起头来冲他怒吼,“滚!谁也别想把她带走!她是我的宝贝!是我最干净最纯洁的宝贝!”

那一瞬,成真真真切切看见了他脸上的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他也从来没听过陆向北嘴里说出感性肉麻的话,这是唯一一次,为他最干净纯洁的宝贝……

他撇过脸,不敢再看,再看下去,他自己也会流泪……

可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自作主张,去隔壁病房找陆老,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了他,陆老听了之后也是一度地出现脑子空白的状态。

成真急了,摇着陆老说,“老爷子!现在老大已经疯了,完全就靠您了!您不能再出状况!不然怎么办啊!”

陆老总算是被他摇醒,第一时间果断下令,“找医生!找院长!马上组织专家来给她戒!”

“是!我马上去!可是老爷子您先过去看看吧!劝劝老大!我是没有办法了!”成真求道。

陆老点点头,“我就去!你也赶快吧!被耽误时间!”陆老立刻朝童一念的病房而去,暗自庆幸覃婉和梁家二老今早见陆向北醒来都回去休息了,不然这场面他们见了还不知如何混乱……

陆老一进病房,便被童一念在陆向北怀里厮打的一幕给碎了心,他心疼童一念,也心疼儿子,但他作为军人,作为军队的领导人,此时却知,如果儿子不冷静下来,童一念戒毒的问题就有难度,要知道,戒毒这个问题,亲人的支持是最大的动力!

于是,他顾不得那么多了,一棍子打在儿子的背上,然后声如洪钟地吼道,“陆向北!你要害死念念吗?你给我清醒点!你好好看看念念,成什么样子了!”

一直抱着童一念的陆向北倒是听见了父亲的声音,一句“你要害死念念吗?你看看念念成什么样子了”勾起了他心里最深的关心,他关注的就是念念成什么样子,所以,他抬起头来,仔细端详他的念念究竟成什么样子了,然,念念那竭斯底里的模样却让他更加心痛如焚……

见他终于不一味沉浸在他痛心而难过的情绪里,陆老趁机说,“陆向北!你是男人吗?是男人就想想解决的办法,不是在这里当窝囊废!”

解决的办法?对……

他盯着童一念,猛然大吼,“成真!成真!”

“叫成真干什么?他叫医生来给她戒毒了!你好好配合!”陆老大声道,一如在部队发号施令。



(片段五)

“陆向北,这封邮件我是定时发送的,当你收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已经在菲律宾。

陆向北,当我坐在电脑前准备字的时,手放在键盘上很久很久,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始。我们之间,发生的事太多太多,我有很多很多话想要和你说,但是三言两句说得清楚吗?

都说人生如戏,而我们两个则是这出戏里最辛苦的演员。

你娶了我,进童家,是不是一场戏我已经不想去深究了,那是太累太累的一件事情,从我们离婚那天开始,这出戏就结束了,只是,我不曾想到,一出戏的结束会是另一出戏的开始,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会成为这出戏里最出色的导演编剧和演员。

陆向北,我以为我们离婚之后,我们之间就不会有瓜葛,可是……

呵,陆向北,说了这么多,重要的话基本都说完了,还有些不重要的,我一直犹豫该不该说,但是,如果不说的话,也许此生就真的没机会说了……

陆向北,我们的相识算不算一个错误,我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明天即将远行,我心里放不下的却只有你和宝宝。

我们之间算算也有四年多了,上天给了我们机会让我们好好相处,可是我们没有,不管是谁的错,都不重要了,如果,这一次上天真的不让我们再重逢,那就是在惩罚我们不懂得珍惜,那么,就让我们在这里说再见吧。

关于宝宝,我知道你爱他们之深,无需我叮嘱也会照顾好他们,我之前说的两个孩子都姓童也是一时任性的气话,让瞳瞳姓陆吧,叫陆念之,其实我一直很喜欢这个名字。

念之,念之,陆向北,如果我死了,你会念着我吗?会念我多久?一个月,还是一年?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贤淑女子,你不准给宝宝找后妈……

好吧,我承认我任性,如果你一定要找,可不准她打宝宝,否则我会从坟墓里跳出来的……

陆向北,我怎么突然想哭呢?我好难过……

陆向北,其实我是爱你的,真的很爱很爱你……”

他的声音,在“很爱很爱你”的余韵中渐渐低回下去,就像把这几个字含在嘴里,让它们在胸腔里发出柔和而深情的回音,一遍一遍,撞击着彼此的心口……

许久,他们两人都没说话,直到他回味够了,才微笑着继续说,“落款是……想起你要二婚就气得想砸键盘的念念……”


完结】.txt" wealth="2" />

❸ 一念路向北结局陆向北死了吗为什么大结局说他死了

陆向北没有死,说他死的原因是为了让童一念看清她爱的到底是谁,承认他们之间的感情。

《一念向北》是麦贯之执导的都市情感商战剧,由刘恺威、张俪领衔主演 。该剧主要讲述了童氏企业大小姐童一念和陆向北之间坎坷曲折的爱情故事 。

童一念是完美集团董事长童知行的女儿,名副其实的富家千金。但她一心想要凭借个人奋斗,获得社会的认可。当她与闺蜜颐朵正在走投无路时,偶然被梁妈收留在自己的面馆里打工,在那里,遇到了生命中的克星陆向北。

(3)男主角叫路向北的小说是什么名字扩展阅读

演员介绍:

1、童一念

演员张俪

完美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女。天真,善良,重感情,毫无千金小姐架子,反而想靠自己的双手实现梦想,认识陆向北后逐渐爱上他,两人的爱情经历了家族父辈恩怨等重重考验,最终终成眷属。

2、颐朵

童一念的闺蜜,极品屌丝女。表面牙尖嘴利,斤斤计较,实际上心地善良,重情重义,是一个简单的追爱女孩。喜欢岑杰西,最终不仅收获真爱,还找回了失散多年的父亲。

3、岑杰西

潇洒不羁,有艺术家的修养,但内心阴暗,不肯服输,有强烈的征服欲。爱上一念后更处处与陆向北为敌。最终明白身边唯一值得珍惜的人是颐朵。

3、沈康祺

华彩集团的少东,陆向北同父异母的弟弟,童一念的初恋。典型的高富帅,爱出风头,我行我素。对做生意没有天赋,在与陆向北的较量中,因幼稚无知,始终不敌。

4、莺莺

陆向北的前女友。莺莺是当今乐坛炙手可得的当红歌手。高贵冷傲,才华横溢。她一直爱慕陆向北,成名后也一直帮助陆向北照顾外公,却在知道向北与一念的感情后因爱生恨。

❹ 一念路向北的内容简介

陆向北有什么了不起!?
不就是凭着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加上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狐狸笑把老爹迷得团团转吗?居然连公司副总裁的位置都给了他!这样也就罢了,昏了头的老爹为什么还要把她嫁给他?
男人没事长那么好看不去当鸭子,来当童家女婿干什么?她童一念才不稀罕这样的老公!
哼,她不要这样的老公,明明就是为了她家的钱和势才和她结婚;
她不要这样的老公,从结婚开始,就冷得像块冰,硬得像块石头;
她不要这样的老公,每天深更半夜不回家,她厌倦了等待和担心;
她不要这样的老公,哪怕他们在颠鸾倒凤,别的女人一个电话也可以把他叫走;
她不要这样的老公,包yǎng的情fù指着她鼻子骂她了,他却帮着别人;
她不要这样的老公,所以,将离婚协议书甩在他面前,“姓陆的,我受够了!我们离婚吧!”
可是,为什么所有人都用手指戳她的头?
“童一念!你脑袋被门夹了!上哪还能找到陆向北这么优秀的男人?”
“童一念!你知道你这一放手,多少女人排着队等着嫁给她?”
“童一念!你要敢和向北离婚,我就没你这个女儿!”
“姐?你真要和姐夫离婚?那我就不客气了啊!姐夫!我来了!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有谁会知道,她和他结婚两年,明明执手同行,共枕同眠,心和心,却隔了天涯那么远?
如果一切可以重新来过,她可不可以回到那个盛夏,不去摘那田田荷叶中最美的荷花?那么,她就不会掉进池塘,更不会被他所救,以致从此和他执手,却天涯……
可是,可是,陆向北,我们明明离婚了,你为什么还要来一朵一朵掐掉我的桃花?!!

❺ 一路向北小说讲的是什么

讲的是顾小北和顾灏南的故事。
顾灏南是顾小北的舅舅,但不是亲舅舅,到最后就知道了。

❻ 小说<一念路向北>结局是什么

有事,下次我把455章复制给你

❼ 一念路向北小说里。请问陆向北跟如娇的关系。 向北跟如娇为什么分开。谢谢

如娇是陆向北哥哥喜欢的人,但是如娇喜欢陆向北,陆向北为了让他哥哥,所以去了法国。莺莺就是如娇,为了调查陆向北哥哥的死因,化名变成陪酒女到贺家工作,调查情况。后配合陆向北卧底工作,童一念误会吃醋了。

❽ 有没有那本小说的男主名字里带“北”的

有男配带北的,
小说名:东南西北
谁说路痴嫁不掉

❾ 小说一路向北结局是什么

八十二,番外
他做了好长一个梦,梦里,那个女孩儿有一双如小鹿般锐敏的眼睛,从最初的邂逅,渐渐地相识相知,中间有一段空白,他们缺席了彼此年轻的三年,再见时,红颜未改,过尽千帆皆不是,他只一心向北,奈何现实,盘根错结,相关的太多,独独无关风月,而他,更是处在权势核心的人,人们都拿着放大镜审视着他,他是现实中的人,终是做不到摒弃现实,如此,他结婚了,她离开了,再回来的时候,她也要结婚了。
梦做到这里,便断了,他努力地昏迷着,不想醒来,他迫切地想将这个梦做完,看看结局,她的,他的,抑或是他们的。
这样渴望着,他又昏迷了好长一段时间,梦却不见了,只余下一片恼人的空白。
醒来的时候,第一感受,是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儿,再然后,意识渐渐清明,他以为会看到上一秒还停留在他脑海的女孩儿。
“爸,婉菲。”他淡淡地打了招呼,只觉睡了很久,下意识地想要起身,小腹一阵抽痛,浑身无力。
顾景天和王婉菲都站起身来,王婉菲小心地将他按回床第,顾景天在一旁望着,眼角的皱纹深浅不一。
“你昏迷了两天两夜。”王婉菲轻声说着,嗓子有些哑。
他扫了一眼四周,到处堆满了花篮水果,心里却在想,其中一篮果或是某束花,会不会是她送的。
他又看了一眼父亲,老眼红肿,蹙了蹙眉,不忍道,“爸,您回去休息吧,我感觉精神了许多,再过两天,铁定能出院。”
王婉菲也跟着附和,“爸,这儿有我照料着,您安心回去吧。”
顾景天背过身去,不免老泪纵横,想当年,战场上面临马革裹尸的时候,他也没洒下半滴泪,他这个儿子,真真是活得太累,年纪轻轻落下这病根儿,倒是比他个七老八十的还不如。
小时候,给他锦衣玉食,也不见他笑过,长大了,赋予他万人竞逐的权势,他也还是淡淡地,直至三年前,他以儿子的身份,第一次向他这个父亲表露心迹,也是第一次,他从他口中,得知他想要的东西,竟然是那个寄养在顾家的孤女,顾小北。
天底下有哪个父亲不想见儿子高兴,他母亲走得早,他虽然是个严苛的父亲,却时常想着,要把世间上最美好的事物,捧到他面前,可独独是顾小北,不行。
他年事已高,想来时日无多,他又生了这场病,心里渐渐打定主意,等他好了,他也不想干涉他那么许多,儿孙自有儿孙福,随他去吧。
几天后的早晨,他打发了婉菲回去,精神渐渐好了,也没用轮椅,缓步慢行至医院的花园,花园很大,前方视野开阔,秋高气爽,他踩着草坪中央的鹅卵石小径,缓缓行进,这样的感觉不错,三十多年的人生,他不曾伫足停留,一直不断地追逐着前方看不到尽头的黑洞。
此刻,才真正松弛下来,也许是老天有意为之,要他停下脚步,看看周遭的一切,清风吹着,秋阳和煦,心肠也跟着温暖起来。
几个调皮的小孩儿追逐着掠过身侧,稍微撞到小腹,重心不稳,身子不受控制地后仰。
“小心——”来人穿过他腋下,一手扶住他的腰,一手握住他的手放在肩上。
他板着脸,便纵容自己,全然依赖于她。
她扶着他东倒西歪,小脸也涨得通红,吃力地仰起脑袋,闷闷道,“你可不可以使点力?”
他拧着眉,咕哝道,“没良心,要你管。”
她啊了一声儿,怔怔地望住他,半天反应不过来,眼前这个男人是在跟她撒娇么?活像吃不到葡萄的小孩儿,硬说葡萄酸。
“你的戒指呢?”他状似轻描淡写地问,当然没放过她指上的细节。
“噢。”她发现自己居然口舌笨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撇掉她的手,由她身上抽离,朝反方向走去。
她追上去,急道:“你怎么了嘛,医生说,你的胃不能生气的。”
他突然定住脚步,她稍微撞上他,又连忙退回,他转过身体,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的胃没生气,是我的人很生气。”
他从来也没这样无理取闹过,她有些无所适从,进而口不择言,“我怕你看着那个——戒指受到刺激,就暂时收起来了。”
很好,他已经受刺激了,“不准再戴回去。”他压着小腹,作痛苦状。
她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真是假,但是她很怕他再在她面前倒下,那样深刻的窒息,一次就够了,所以她很没骨气地迎上去,又扶起他,“您息怒,我不戴了。”
“真的?”男人作挑眉状,似乎掩不住嘴角的轻微抽动。
“煮的。”她含糊地咕哝了一句。
她掺着他,像是掺着她的世界,沿着小路慢慢地走,走过了草坪,又走过了喷泉,他才缓缓道,“给我时间,我会离婚的。”清冽的男声揉进潺潺的水声,明朗无比。
“噢。”女孩儿答。
她不想让他太得意,她怀孕了,不告诉他,坚决不告诉他,哼——

八十三,番外2
“你来追我吖,追上了就给你颁结婚证。”
???????
“明政局关门儿了。”
“门前蹲点去。”
那个上一秒还说着一生一世承诺的人,转眼却怎么哭成了泪人儿。
月亮照着她,她蹲在街口,大哭特哭,哭得他,心子也成了马蜂窝,百孔千疮,他急急俯下身,将她圈进怀里,不住地问她,“怎么了?怎么了?”
她抬起脸,泪眼迷蒙地望着他,吞了一口梗在喉咙的口水,才抽泣着断断续续,“我——怀——孕——了。”说完又拥住他,不敢看他的脸,使劲伏在他背上,哭喊着,“你打我吧,骂我吧,我不是个好女人,我不值得你这样好——”
许鸣握住她的两肩,要将她推离身体面对自己,她咬牙定住,不肯就范,却抵不过他手上的坚持。
“又是那个男人的?”他弯起嘴角,像在嘲弄自己。
顾小北没说话,只是垂下眸子,算默认了。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摇着她的双肩,怒红了眼。
她任他摇着,一个劲儿地摇头,泪珠子,更如雨下。
许鸣突然停下手上的动作,只是用力箍着,仿佛将她捏碎也不足以平息他万分之一的怨怒。
“我他妈的才是天底下第一号大傻瓜,顶着只大绿帽子招摇过市,处处向人炫耀,这是我未婚妻,”顿了顿,他又起身,她仰望他,他俯瞰她,“最蠢的是,我他妈的还不知道奸夫是谁。”
她摇着头,只是哭,“我不能说,我不能说,你走吧,走得远远儿地,别原谅我,我不会再去招惹你,我不会——”
许鸣蓦地抓住她半边胳膊,强行将她提起,“顾小北,你XX的下贱得可以,三年前,你流产的时候,那个男人在哪里,三年后,你怀孕了,那个不配是男人的人又在哪里?”他朝她吼,“你别忘了,从头到尾,都是我在你身边,只是我一个人而已。”
顾小北已是泣不成声,却异常坚决道,“这次,我再不会流产,我会幸福的,一定会。”
他们维持着这个姿势,僵持了良久,他才缓缓松手,轻喃道,“顾小北,你想好了,这次,如果你再转身,我不会站在原地等你。”
她重心不稳,稍微攀住街灯,毅然决然般摘下戒指,怯怯地递给他,“这次,你先转身吧,我看着你走开,不要回头。”
他真真转身,渐渐走出她的视线,消失在下一个拐角,她伫在原地,捻着戒指的手还僵硬在原处,脑袋里突然跳出那句,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行至拐角的时候,他叹了一声,吐出胸中郁结的闷气,他想,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再去医院的时候,他的俊颜依旧苍白,看着她的表情却是和煦的,她掺着他,像是掺着她的整个世界,心里却在想,这个男人又怎会知道,为了爱他,她经历的,是一场多大的浩劫,她断了自己所有的退路,一心向南。
后来的日子,病情渐渐好转。
他凌晨进门,顾小北正蜷在沙发里,睡得酣甜,电视里还播着欧洲杯,灯开着,茶几上到处是零食袋子,走近了,才发现全是空的,地上散了些食渣碎屑,他笑了笑,稍微收拾了客厅,这才弯腰抱起女孩儿。
她早醒了,就等他抱呢,被他抱着,两手更放肆起来,穿过他腋下,环上他后背。
他低头吻了吻她鼻尖,“就知道你没睡,食量倒挺大,这两天。”
她阖着眼,含糊地哼哼两声儿。
他将她放在床上,手上功夫倒熟稔得很,她稍微推拒,“你的伤——”
他吻着她耳垂低笑出声,“早好了,要不要试试。”
她红着脸捶了他一下,呼吸急促起来,她努力克制自己,离开他胶着的唇,轻喘着气,“不行——”
他置若罔闻,双手更探进她内衣,唇又贴上去,她推拒着,“真的——不行。”
他欺上身,不满道,“为什么?”那表情,恨不得将她一口吞进肚子。
她咽了咽口水,艰难道,“那个,我有了嘛。”
他放开她,又转过身子,背对她,半天没句话,弄得她心里毛毛躁,他这样儿,到底是啥意思?
她又贴近他,从背后环上他的腰,轻轻放在他的小腹处,“还疼么?”她轻喃。
他还是不说话,更脱离她,起身离开,她辗转反复,开始胡思乱想,他不喜欢孩子,是这样么,她生的,他也不喜欢么?
三更半夜,他站在阳台上,吹着冷风,心子在胸腔中攒动,按捺不住,他很想朝空气大喊,“他有孩子了,是他跟顾小北生的,他要当爸爸了。”
第二天,他还是一样,平静地吃完早餐,平静地出门,她张了张嘴,没说出一句话,他走后,她又像完全泄了气,对任何事物都提不起精神。
晚饭的时候,他吃到一半,递给她一个类似证书的东西。
她不明所以,一边接过一边道,“什么?”
他不说话,示意她自己看。
她看完也只是淡淡地放在一边,不能让他太得意,这男人也太闷骚了,前一天得知她怀孕,表现得跟没事儿人似的,第二天不动声色地就递给她一份离婚证明,哼,她也不表态,憋死他。
他想到王婉菲签完字的最后一句,“你太过寡情,世界上也只有一个她,是你在意的。”

❿ 求大叔文,

书名:一路向北
作者:兮子
文案:爱有时候像昙花一现,一夕凋零后你才知道它原是最致命的诱惑。
它可以是记忆里一场饕餮盛宴,但决不是生命花园里认人采撷的花。
它不可束手捻来,不可随意抛弃,甚至不可随你的意志决定拥有或放手。
有如怒放的罂粟,魅惑的美丽,迷幻的香气,让你吸食上瘾的毒。
在黑暗中予她拥抱,在绝望中予她信仰,那个说着要把她捧在手心里的人爱她,宠溺她却又伤害她。
这个是作者的文案,我再给大家来一段内容简介。
她叫顾小北,生在一个显赫的家族,世代为官,外公叫顾景天,早年参加过越战,曾被授予英勇勋章,和平年代提拔为中央某高层官员,主管军事,两年前才退下来,日子清闲了,平时遛遛鸟,偶尔也约合三五老战友喝喝茶,闹闹嗑。
外婆走得早,给外公留下两男一女,大舅叫顾俞诚,母亲顾墨禾排行第二,再来就是小舅,顾灏南。
外婆走的时候,她还没出世,只是几十年来,也不见外公续弦,原因不详,她也不爱打听这些陈年旧事。
顾小北对这个家不大上心,但也约莫知道,大舅是S市炙手可热的水利厅厅长,那可是个富得流油的肥缺,大舅素来作风沉稳,处世谨慎,也算拿捏得好,连坐了两届,并未爆出什么贪污受贿之类的丑闻。
小舅似乎更出色些,三十出头岁,已经坐到S市市委副书记的位置,对外公开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实,游戏规则,圈内人都懂,市委书记,实则同市长平起平坐,因为同中央的联系更为紧密,实权上,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顾灏南,顾小北在心里都这样叫他,压根儿没当他是小舅,不得不承认,他的脸很好看,是那种会让很多女人心碎的脸,对这个男人,唯一的印象深刻,便是藏得太深,是那种深不见底的深。
为数不多的交集,厚重的压迫感庚其他一切,比如生疏,比如窘迫。
他生了张薄唇,薄唇的男子大多无情,顾小北认为,这个男人很好地佐证了这一点,对于他的私生活,她一无所知,单凭他对待家人的态度,热情不足,更多是流于形式的礼貌,可想而知,外人,尤其是女人,怕是随他玩弄于鼓掌,之后,弃如敝履。
按理说,他是小舅,她是侄女,以一个晚辈对长辈的立场,她不该妄自揣测任何有关于他,许数于疏远,她压根儿没当他是长辈,甚至是以一个的角度,拿他当陌生的成熟男人一般看待。

热点内容
女兵穿越小说男主人公陆团长 发布:2022-08-10 22:48:50 浏览:443
超恐怖樱花校园小说 发布:2022-08-10 22:46:53 浏览:384
2019最火的校园小说 发布:2022-08-10 22:43:39 浏览:263
有什么好看的小说老婆多的小说下载 发布:2022-08-10 22:40:59 浏览:423
关于王者荣耀好看的小说有哪些 发布:2022-08-10 22:40:46 浏览:763
强奸精灵的玄幻小说 发布:2022-08-10 22:37:39 浏览:45
100部高分言情小说 发布:2022-08-10 22:37:29 浏览:945
短篇言情霸道小说 发布:2022-08-10 22:37:24 浏览:757
90后校园另类小说 发布:2022-08-10 22:31:21 浏览:768
好看的伪娘小说2017 发布:2022-08-10 22:29:44 浏览: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