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玄幻小说中的先婚后爱

玄幻小说中的先婚后爱

发布时间: 2021-08-17 15:14:37

Ⅰ 有什么玄幻小说的主角是皇子的完结的最好!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作者:雾矢翊
简介:预收文《和堕落之神谈恋爱》、《穿成战神的弱渣前妻》,欢迎收藏=-=
闻翘是个外表娇弱、内在暴力的霸王花,一切不服的人都可以打到服。
她有一个不能修炼的废材夫君,但闻翘并不嫌弃他,决定两人要好好地过这一世。
后来,她发现在世人眼中的修炼废材的夫君其实是个丹符器阵样样精通的天才,能陪她一起修炼,夫妻俩走上一条努力飞升成神的通天大道。
然而通天大道走了一半,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她,她的夫君其实是灭世大魔头转世,那副君子端方的模样都是装的,用来欺骗世人的假象,指不定心里暗搓搓地计划着重新再灭世一次呢。
闻翘:“…………”
(原名《小妖妻》,已经尽力了QAQ)
排雷注意事项:
【1、先婚后爱,貌美能打的半妖女主VS扮猪吃老虎的大魔王。
【2、女主从卷二开始变身暴力霸王花。
【3、苏爽甜文,男女主本身就是金大腿。
【4、非传统玄幻升级流,大长篇,慢热。
【玄幻系列文】
玄幻升级流:《与天同兽》
逆转仙途姐妹篇:《撩神[快穿]》
妖魔鬼怪系列之魔龙:《为你着魔》
妖魔鬼怪系列之妖蛊:《掌中妖夫》
长篇修仙小说:《重生之逆转仙途》
西幻穿书纯爱:《[穿书]黑化圣骑士》

推荐几本关于先婚后爱的高干小说

1、《恰逢星光璀璨时》作者:北川云上锦

男女主因为双方家长介绍相亲认识,女主因为想要全身而退才和男主结婚的。她的性格有点犟,从来不在别人面前示弱,也不懂得保护自己,而男主很宠女主,将她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还教她如何腹黑地反击渣男渣女。

2、《河自漫漫景自端》作者:尼卡

男女主皆是高干世家出身,因为家族利益,两人结婚了,原本只是各取所需,爱情却在不经意间来临。他们两个对彼此没有感情的人,一个精神出轨,一个肉体出轨,根本都不拿这桩婚姻当回事,就是后来想清楚明白了,方觉后悔,开始珍惜。

3、《一嫁南希爱终生》作者:纳兰静语

这本不全是甜宠,中间会有男主前任、上一辈的恩怨等虐点出现,但每一次的虐都是推进男女主感情发展的关键。原本只是各取所需,爱情却在不经意间来临,主要是讲述男女主婚后日常。

4、《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男主是年轻权贵,女主是大龄剩女,一场乌龙相亲让两人的命运就此捆绑。虽然男女主结婚之后,两个人的前任都回来了,但他们对待前任的态度都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的,婚后生活甜蜜出乎了大家的意料。很好看,文很暖,接地气,有让人继续读下去的念头,是一部舒适轻松、细水长流的甜宠文。

5、《南风也曾入我怀》作者:唐溪

两个各取所需的人因一纸婚姻而走在了一起。她是被他抛弃的情人,也是他用尽手段娶来的妻子。本以为这是他一时兴起的另一个游戏,她避无可避也就奉陪到底。有甜有虐,而且文风也超好。喜欢男主好冷却又时刻关心女主,他们的关系忽远忽近,但是依然很甜,女主的性格让人喜欢,大方自然。

Ⅲ 有没有像《嫁给莫先生》一样的因为家庭或者家族原因先婚后爱,军婚,年龄差的文啊

《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这本是穿书的,而且也是先婚后爱的,有兴趣可以找来看看

Ⅳ 小说先婚后爱,旧情请止步更新到多少章节了

254外婆您喜欢我叫你外婆还是姥姥?
沈曼萱拼命压抑着心底的震惊,缓缓将目光落在肖南音手上的戒指上——

封云亭送她的定情信物,这个,做不了假……

再缓缓将目光落在肖南音那张素雅的脸蛋上,沈曼萱越看越觉得亲切,好像那张脸也跟她印象中的亭亭有些相似之处一样。

虽然在得知肖南音的身份之前,她从来不觉得肖南音和亭亭长得相似屋。

但此时此刻,越看越像——

她盯着肖南音打量了好半晌,然后才自言自语一般说:“可是,那些人为什么要骗我……”

亭亭的女儿好好活着,他们为什么要骗我,说亭亭难产,母子双亡……

沈曼萱痛苦的闭上眼睛。

每一次回想起当年得知亭亭的死讯那件往事,心里就止不住的痛。

她这辈子,先是经历了封云亭的死,恩爱两不疑的夫妻,忽然间经历了一场残酷的死别……

然后是亭亭。

她一直将亭亭当做了丈夫死后唯一的精神寄托,对亭亭格外宠爱,结果亭亭离开意大利不久,先是被告知有人强|暴了她,然后十个月之后又突然传来她难产去世的噩耗……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已经深深地攫空了她的情感,何况,那个死去的人是她的亲生女儿,是她和封云亭的女儿……

当年抱着亭亭跳海时亭亭都顽强的活了下来,可结果,亭亭就因为一个孩子而去世了……

沈曼萱白|皙的双手缓缓捂着自己的脸——

她不想让人看见她极度痛苦的一面,但此时此刻,她却压制不住心底的痛苦。

只能一边难过,一边将自己心痛的模样藏起来……

肖南音和霍北莛对视一眼,望着沈曼萱那样痛苦的画面,两人的心都难受起来。

肖南音深深皱着眉头,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存在会让沈曼萱这么痛苦——

早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快就告诉她的……

不知不觉中,肖南音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心疼那个应该被自己称作“外婆”的女人了。

沈曼萱一直捂着脸发泄着自己的痛苦,肖南音和霍北莛都没有出声干扰她。

大约五分钟以后,沈曼萱终于缓缓将手拿了下来。

她的眼睛红红的,应该是极力忍耐着,才没有哭出来——

她的目光再次落在肖南音身上,虽然忍耐着没有哭,但说话的时候,嗓音却已经哽咽了——

“你……你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

颤抖着说完以后,沈曼萱又低低的补充了一句,“亭亭的东西,你还有没有其他的……”

见肖南音和霍北莛都盯着她,她赶紧解释道:“对不起,我不是不相信你们说的话,只是……只是亭亭她对我而言太重要,我怕自己现在希望越大,等发现自己认错了人,我的失望会更大——”

肖南音看了一眼沈曼萱红红的眼睛,她微微眯了眯眼,低声说:“我家里有一张照片,如果您有时间,您可以跟我过去看看——”

“……好。”

沈曼萱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当肖南音提到照片那一刻,沈曼萱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当年将亭亭的骨灰和遗物带回意大利以后,她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随着亭亭的死亡时间一天天远去,从悲痛中走出来的她开始检查亭亭的遗物。

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她隐约发现,亭亭的东西少了好几样。

当年亭亭离开意大利的时候,是她亲手帮亭亭收拾的行李,所以亭亭死了以后,她对那些小事的印象极为深刻——

那些东西里,有几样是亭亭的照相机,还有亭亭最爱的几本书,其中有两样,是亭亭跟她的一张合影,还有她亲手戴在亭亭手指上的银戒指。

如果肖南音家里有那张照片,如果亭亭的遗物有两种都在肖南音手里,恐怕她和亭亭的关系,已经无需去医院做鉴定了——

买单的时候,霍北莛拿出银行卡递给服务员,但沈曼萱一直坚持她来

tang付钱,最后只好随着她。

付了钱以后,沈曼萱看着肖南音的目光越发温柔。

这是她第一次为亭亭的女儿花钱……

虽然今天是她找霍北莛夫妻俩来这儿的,本就是应该她花钱,但心里那种身为长辈的小小的自豪感,还是十分让她快乐。

离开会所以后,沈曼萱跟司机说了一声,让司机先回去。

然后,她上了霍北莛的车,独自一人坐在后座。

车缓缓往前行驶,沈曼萱望着副驾座上的肖南音,她的眼里渐渐含满了泪水。

激动的,喜悦的泪水。

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哪怕面前这个女孩子不是亭亭的女儿,你也一定要把她当成亭亭的女儿……

你的亭亭,只给你留下了这么一个亲人。

哪怕就是骗自己的,你也要一直骗下去……

“您冷吗?”

车行了一会儿,肖南音回头看着后座的沈曼萱。

如今已经快要十二月了,若是换了往年,早该下雪了。

沈曼萱听到肖南音的声音,这才知道肖南音是在跟自己说话,连忙挺直身子看着肖南音,受宠若惊的说:“不冷——”

肖南音点点头,莞尔一笑。

转过头看着霍北莛,她还是让霍北莛将车里的暖气打开了。

然后她看着前方,对后面的沈曼萱说:“您如果热的话,就开窗吹吹。”纨绔仙医

人老了受不了凉,一点点凉就有可能生病。

车里若是冷了,冻坏了沈曼萱,怎么办?

开了暖气,热的话,她自己知道开窗的——

沈曼萱望着肖南音,温柔的点点头。

“好。”

那双凝望着肖南音背影的眼眸,变得越来越暖融融的。

她跟亭亭可真像……

一样的温柔体贴。

车又行了一会儿,沈曼萱温柔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肖南音从后视镜中望了一眼沈曼萱,微笑着回答,“23。”

沈曼萱点点头,心里突突的跳了一下。

亭亭去世至今,也已经二十三年了。

她期期艾艾的望着肖南音的背影——

“你的生日是……”

“三月十六。”

“……果然是同一天。”

沈曼萱吃惊的望着肖南音,吃惊过后,心里剩下的便是满满的欣喜。

她是二十三年前的三月二十赶回国的,当时亭亭已经被火化了,那些人告诉她,亭亭死于三月十六的凌晨,三点。

只不过,亭亭当时人在z市,所以亭亭死了以后,他们便没有在k市过多的寻找跟亭亭有关的人。

沈曼萱激动的握紧自己的手指,心里有一个声音懊恼的说,怎么不早一点问这孩子的生日呢,早一点问了,自己也可以早点知道没有认错人了!

后座沈曼萱在激动欢欣,副驾座的肖南音也同样是这样的心情。

她虽然状似平静的望着前方,但她心里,可一点也不平静。

越是跟沈曼萱相处,心里那种欢喜雀跃就几乎藏也藏也不住——

小时候跟韩家外婆相处的点点滴滴,全部都烙印在心里,如今,对这个陌生的外婆,她也存了同样的敬意——

同样都是外婆,想必,这个外婆会跟以前那个外婆一样温柔慈祥吧!

当年那个外婆葬身火海,她来不及孝敬,如今老天爷又让她找回了另一个外婆,或许,这是天上的外婆在保佑她,让她找回自己的亲人,好好尽孝呢!

霍北莛一面开车,一面侧眸观察着肖南音的表情。

感觉到肖南音的欣喜和兴奋,他忍不住勾唇轻轻笑了一声。

原本他一直不肯告诉她,是因为担心她和腾

家的人扯上关系,但如今看见她这么快乐,他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抉择——

若是早一点告诉她,她早就幸福得上了天了。

哎,一时失误,倒让安彦希捡了一个大便宜,让那个男人白白做了一回好人。

失策!

****************本书首发,请正版阅读****************

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说太多的话,一直到锦绣花园。

霍北莛停了车,径直走到后座,拉开车门,微笑着等着沈曼萱下车。

肖南音下了车,看了眼霍北莛,给了他一个含笑的白眼。

呵,还真是会讨外婆的欢心呢,奸诈的男人!

霍北莛挑眉,给了肖南音一个宠溺的笑。

他已经在起跑线上输给了安彦希一大截,沈曼萱对安彦希的第一印象一定很好,所以他现在要加倍的补回来。

再怎么说,他霍北莛才是沈曼萱的孙女婿,怎么能让安彦希做假好人呢!

沈曼萱下车时,正好看见夫妻俩你来我往的小眼神儿,她望了望霍北莛,嗯,英俊帅气,比她当年想象中的女婿人选更加俊美。

再看了一眼肖南音,嗯,红光满面,夫妻俩小日子一定过得很滋润——

这么一想,她心里的欢喜劲儿又往上蹭蹭的涨了一个高度。

到了别墅里面,肖南音上楼拿相册去了,霍北莛去厨房给沈曼萱泡了一杯茶。

两人静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霍北莛望了一眼楼上的方向,然后侧眸看着沈曼萱,莞尔一笑。

“外婆——”

“……嗯?”

沈曼萱吃惊的望着霍北莛,紧张得手指一下捏紧了腿上的肉!

霍北莛叫她的时候,她一瞬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肖南音都还没有开始改口叫她外婆,倒是霍北莛嘴甜的先改口了,她怎么能不惊讶?

侧眸对上霍北莛眉眼弯弯的模样,她不禁心底欢喜的叹了一声。

孙女婿这么帅气,嘴这么甜,也难怪能够把她的孙女骗到手了——

肖南音还没有下楼。

霍北莛见肖南音不在,便微笑着低声对沈曼萱说:“其实您不用试探小南的身份,我知道,她的的确确是您的孙女。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她母亲当年经历过的事情,只是我没有告诉她,怕她难过——”

沈曼萱沉默着盯着霍北莛,心里自然也想到了封念亭是怎么怀上孩子的……

霍北莛见沈曼萱脸色有些发白,他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话便不再说这个话题了,免得勾起沈曼萱的伤心事——

“小南的父亲姓肖,他妻子姓蔺,那个蔺采儿的弟弟,曾经被一伙来自意大利的人打断了双|腿。”

说完这句话,霍北莛便端起桌上的杯子喝水,再也不说话。邪医圣手

肖南音如今怀孕了,不能喝茶喝咖啡,他每天都陪着肖南音一起喝白开水。

沈曼萱沉默的盯着霍北莛看了一眼,然后默然收回目光。

抬头望着二楼的方向,沈曼萱闭上眼睛,心里对肖南音的身份,已经毫不怀疑。

霍北莛说,肖南音的父亲姓肖,那个男人还有一个妻子,姓蔺……

这些,都跟当年亭亭经历的事情一模一样。

亭亭当年就是被一个姓蔺的男人设计,然后被另一个男人强|暴。

事后,亭亭只告诉她,她被人欺负了,那个人叫蔺明杰,却没有说那个同样被人设计、欺负她的男人是谁……

亭亭不许她管这件事,她也只好不插手,只让人教训了那个蔺明杰一顿,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后来亭亭去了z市,跟她的联系渐渐少了。

直到亭亭去世,她才知道亭亭竟然早就怀孕了……

可惜那时候,她回头想去找孩子的父亲,已经无法确定孩子的父亲是谁了。

谁也不知道,亭亭是

在强|暴以后怀孕的,还是在被强|暴时怀孕的,也许,她在那之后认识了男朋友,那个孩子是男朋友的呢?

亭亭已经死了,孩子也已经夭折了,再去追究孩子的父亲又有什么用?

到后来,她便慢慢的忘了孩子的事情。

这些年她几乎都不曾想起,自己的女儿曾经有一个孩子,时间会冲淡一切的……

直到前些天在飞机上,看到了安彦希手指上的戒指,她才又开始燃起了一丝丝希望,哪知道,老天爷对她不薄,竟然真的让亭亭的女儿活了下来——

沈曼萱回忆完过往的事情,肖南音也已经拿着相册下楼了。

她坐在霍北莛身边,将相册翻到封念亭和沈曼萱照片的那一页,将照片递给了沈曼萱。

沈曼萱珍而又重的接过相册,像是捧着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一样。

低头看着已经模糊而且有些发黄的照片,泪水渐渐打湿了她的眼眶……

照片上,她年轻美丽,站在她身边的年轻女孩儿,笑得甜美,笑得无忧无虑——

那时候谁又会想到,没有过上几年,这个如花儿一样绚烂的少女,竟然会难产而死……

沈曼萱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照片,哽咽着咽下满嘴的苦涩。

她闭上眼睛,拼命想将泪水逼回去,但刚刚闭上眼睛,泪水就已经流淌出来。

肖南音看着沈曼萱痛苦的模样,心里疼得跟刀割似的……

霍北莛见状,悄悄地对肖南音说他去楼上,然后他便将客厅让给了肖南音和沈曼萱。

霍北莛上楼了,客厅里只剩下低低啜泣的沈曼萱,和眼眶发红的肖南音。

因为没有霍北莛在,沈曼萱完完全全将自己憋了多年的痛苦全都发泄出来,捂着脸放放心心的痛哭着——

她知道,客厅里只有她和肖南音。

只有她和这个跟封云亭以及封念亭都有血缘关系的丫头——

她对封云亭的思念,对封念亭的思念,可以放心的在这个丫头面前哭出来……

只有老天爷知道,她已经多少年没有这么肆无忌惮的哭过了。

如今的丈夫虽然爱她,但就是因为爱,所以才不让她哭,每一次看见她哭,那老头子就会把他自己关在书房一晚上,倒不是气她,而是气他自己没让她快乐……

第二天他出来的时候,书房里的东西总是七零八落的摆满了满书房……

老头子这样折腾的次数多了,家里的儿女都开始向她苦苦央求,让她好好过日子别再为死去的人伤心了,都说,活着的人还不如死了的人重要么,老爷子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日久天长,这么多年来她也习惯了将泪水往肚子里咽下去。

腾家的儿女对她再孝敬,那也始终不是自己亲生的,腾家的儿女眼里看得见的只有老爷子,老爷子爱谁,他们便孝顺谁,谁惹了老爷子不高兴,他们便对谁冷漠相对,所以,她连哭的权力都没有——

别人都只知道她嫁了个好男人,谁又知道,嫁入豪门做人家的后母,心里又有多少委屈呢?

幸好,那老头子对她是真心的,从来不亏待了她……

“亭亭,一定是你让那些人告诉妈,你的孩子已经死了吧……”

沈曼萱哭了好一阵,然后颤抖着低低的开口。

她抹了一把眼泪,低头看着照片上音容笑貌依旧的封念亭,痛苦的自言自语——

“妈知道,你是不敢让你的女儿回到腾家……”

“你知道你的哥哥姐姐眼里只有老爷子,没有咱们母女俩,所以你不敢让你的女儿进ru腾家,成为人家的眼中钉……”

“你是妈亲生的女儿,他们背地里都给你脸色看,何况你的女儿还是这种身份……”

“你怕他们知道,你的女儿是你被……被那样了才生下的,到时候他们会因为你女儿的身份,处处刁难她,为难她……”

“妈知道你的苦心,你想让女儿健康快乐的长大,这才不让她置身于腾家那种豪门家庭里……”

沈曼萱一个人痛苦的喃喃自语

,半晌,才抬起头,泪眼朦胧的望了一眼肖南音。

她嘴角勾起一丝幸福的微笑,哽咽着说:“亭亭,你的选择是对的……”

你的女儿,现在生活得很好。

如果当初我把她接回去了,她未必有现在这么幸福。

那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地方,养不出这么心地善良的女孩儿——

肖南音静静看着沈曼萱哭了又笑,看着她自言自语,看着她满脸泪痕嘴角却带着笑……当剑三玩家穿成陈世美

看着看着,心里忽然痛得如同刀绞。

她走过去坐在沈曼萱身边,伸出双臂轻轻的环住了沈曼萱。

她没有说什么,沈曼萱却感恩于她的温柔,低头紧紧抱着她——

良久,感觉到沈曼萱的眼泪滴在了自己肩膀上,肖南音才艰难的开口。

“我妈走了,我还在,您别怕,别难过,我会替她孝敬您。”

开口的时候,嗓音艰涩,沙哑。

肖南音似是想不到自己会难受得嗓子都哑了,她闭上眼睛狠狠吞咽了一口唾沫,滋润着自己的嗓子,然后轻轻叫了一声,“外婆。”

“……”

肖南音说话的那一霎那,沈曼萱背脊僵直,呐呐的抱紧她,忘记了反应。

突然出现的亲人,一声她期待着的温柔呼唤,让她的心暖得都快化掉了,嗓子艰涩得说不出话来——

似乎连嗓子也都暖得要被融化掉了……

肖南音微微侧眸看了一眼沈曼萱一头黑发,才发现,这一头黑发中,也夹杂着许多白发。

她轻轻笑了,说:“我们这边,有人管母亲的母亲叫姥姥,有人叫外婆,还有的叫阿婆——您喜欢听哪种?外婆,您喜欢听我叫什么,我就叫您什么——”

沈曼萱闭紧眼睛,感受着肖南音的温柔,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半晌,她才松开肖南音,泪眼蒙蒙的望着同样在哭的肖南音。

她咧嘴挤出一丝笑,纤细的手指抚|摸着肖南音的脸颊,“叫外婆就好……”

颤抖着说完,她又期期艾艾的看着肖南音——

“再叫一声……好不好?”

肖南音点头,偏了偏头将自己的脸颊贴近沈曼萱的手掌,甜甜的叫。

“外婆。”

“乖——”

“外婆。”

“……嗯。”

“外婆……”

“孩子……”

……

到后来,两人的嗓音里都带了哭腔。

霍北莛一直在楼上坐着,听到楼下一声声外婆,他心里也备受感染。

忽然想到了江衍之——

他靠着椅背,抬头望着洁白的天花板。

若是自己用亲生儿子的身份,叫他一声“爸”,他会不会也像此时此刻的沈曼萱一样,激动得泣不成声?

似乎一直以来,自己都只是以云蔷儿子的身份,管身为继父的他叫“爸爸”。

或许该抽个时间,私底下,用亲生儿子的身份,大大方方的叫人家一声爸——

“爸,您不会哭吧?”

霍北莛站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望着云家的方向。

他玩笑似的笑了一声。

一个男人,即便再感动,也不会因为一声称呼而感动得哭出来——

他微微眯了眯眼,虽然知道江衍之不会像沈曼萱这么感动,但他还是打定了主意,叫江衍之一声爸。

****************本书首发,请正版阅读****************

因为肖南音和沈曼萱相认的关系,沈曼萱没有回酒店,肖南音也想留在这儿陪着她,所以霍北莛一个人在半下午的回到了云家。

他要回去将肖南音认亲的事情告诉大

家。

回到云家的时候,云蔷陪外公出去散步了,家里只有江衍之。

仆人指着二楼浴室的方向对霍北莛说,“江先生在洗澡。”

霍北莛望着二楼,有些诧异——

这不早不晚的,怎么会在下午洗澡?

仆人见霍北莛一脸疑惑的样子,禁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她指着院子的方向,悄然对霍北莛说:“江先生为了将功折罪,在院子里忙了一上午!”

“怎么回事?”

霍北莛有些吃惊的看着仆人。

仆人眨了眨眼,望了一眼二楼的方向,拉着霍北莛走到院子里,然后指着那边的一株兰花,一边说,还不忘了肆无忌惮的大笑——

“喏,就是这个,江先生逗雪球玩的时候,雪球不小心蹦到花丛里,把夫人最喜欢的兰花弄残了,夫人不能跟雪球一只狗生气呀,于是就拉着脸不理江先生。”

仆人揉着肚子,顺了顺气,继续说:“然后两人冷战了一个多小时,江先生一直围着夫人打转,问夫人怎么才能消气,夫人被缠得烦了,随口说,除非他把院子里的花草都修剪一遍,否则今晚不让他回房睡,让他睡沙发——”

“……”

霍北莛抬手扶额,他从来不知道,他妈竟然有这么霸道。

他一脸黑线的望了一眼院子里修剪得乱七八糟的树木,无奈的看着仆人,“所以,爸一整个上午在这儿修剪花枝,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被妈惩罚的?”

他还记得他和肖南音出门的时候,江衍之拿着大剪刀可怜巴巴的在这儿修剪花枝的模样。

肖南音问了一句,当时江衍之还一边擦汗,一边气定神闲的说,嗯,最近太闲了,修剪花草锻炼身体……

他当时就纳闷儿,锻炼身体怎么非要修剪花枝,原来是被惩罚了,不好意思说出口,找的借口罢了……

Ⅳ 求一本都市类小说,先婚后爱型。女主婚后几年才发现自己丈夫不是小员工,因为被瞒太久,闹离婚

求一本都市类小说,先婚后爱型。女主婚后几年才发现自己丈夫不是小员工,因为被瞒太久,闹离婚?

Ⅵ 求一本言情现代小说 先婚后爱 豪门联姻的

婚后试爱
重生为人妇,婚后方试爱。
这是一个“先上车后补票”的故事。
甜蜜婚后文,温情四溢,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热点内容
银蛇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2021-08-17 15:43:22 浏览:186
百度小说听书插件 发布:2021-08-17 15:43:21 浏览:687
男主是龙的古装小说全文阅读 发布:2021-08-17 15:43:20 浏览:515
好看的重生抱大腿古代小说 发布:2021-08-17 15:43:17 浏览:788
穿越小说女主角叫慕才人 发布:2021-08-17 15:42:41 浏览:191
十大热门都市小说 发布:2021-08-17 15:41:51 浏览:998
女主叫谭舒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发布:2021-08-17 15:41:48 浏览:47
小说网言情站 发布:2021-08-17 15:41:23 浏览:782
最帅气女主小说古代 发布:2021-08-17 15:41:22 浏览:164
适合小说男生起的名字 发布:2021-08-17 15:41:19 浏览:74